国内新闻国际要闻 港股资讯 美股快讯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国际要闻 >

法国富人税引冲击波 罢工潮持续三周

2013年11月07日 10:26   
  

  本报记者 王晓薇 北京报道

  在周末的傍晚与朋友一起拎着啤酒,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起,挥舞着球队的围巾,等待着喜爱的球队踢出一场精彩的比赛,这几乎是每一个法国人周末生活的重要内容。然而在11月的最后一个周末,这样的惬意生活有可能被打乱。

  11月1日,由于与法国总统奥朗德关于征收“富人税”的谈判破裂,法国足球联盟主席格拉埃特表示将会在11月30日-12月2日进行的法国甲级联赛第15轮比赛中罢赛。如果罢赛最终成行,那么这将是法国球队30年以来的首次罢赛,同时参与罢赛的还有法国乙级联赛。

  在“富人税”已经冲击了法国演艺界、商界,迫使多名富豪客走他乡之后,以高收入著称的足球明星们也难逃一劫。

  抗税

  秋季是法国传统的罢工季节,今年这个季节的罢工主题则主要集中在了“抗税”。

  10月31日,在爱丽舍宫与多位职业足球俱乐部主席长谈了一个多小时之后,奥朗德并没有对高收入的足球运动员进行“特赦”,依然坚持保留对这一人群征收“富人税”的计划。“奥朗德的确在很认真地倾听我们的建议,然后他就很认真地拒绝了我们。”欧洲职业联盟主席弗雷特里克·蒂里耶在走出爱丽舍宫时气愤地说。事后,爱丽舍宫发表的公告也证实了谈判的破裂,“所有为职员支付年薪标准在100万欧元以上的企业有必要为支持国家公共财政做出贡献。”作为会谈的唯一成果,也是唯一的让步,就是奥朗德同意将这一笔本应该由职业运动员所缴纳的“富人税”转移至俱乐部缴纳,也就是将个人税变成了企业税。

  10月初,法国国民议会投票通过了“富人税”提案,为了消除这项税收中违宪的部分,这项税收在投票时被命名为“特别互助贡献”税,并强调这一税种只是一项运用于2013年和2014年的临时性征税。按照该法案,法国政府将对年薪超过100万欧元的个人征收一项高额的税收,并且这笔税负将由个人所在的企业负责上缴,税率为50%,但如果加上企业必须为员工缴纳的其它社会保险费用,实际税率可达到75%。

  换汤不换药的增税方式自然难以得到足球俱乐部的谅解,在会晤之后,法国足球联盟做出了罢赛决定。用罢赛威胁加税,足联的做法也许有些不“职业”,但是考虑到法国足球联赛过去两年的亏损纪录,以及已经超过其他足球职业联赛火爆的国家——德国、英国、意大利、西班牙——的税收负担,法国足球联盟的罢赛似乎又有一些值得同情。在法国足球职业联赛中,运动员收入的三分之一都已经用于缴税,这也造成了法甲无法引入以及留住高水平球员,导致俱乐部亏损和法国足球水平下降。法国足球甲级联赛的13家俱乐部中约有120名队员的薪酬将受到“富人税”的波及,而其中法甲“状元”巴黎圣日耳曼队一队就有21名队员“中枪”。如果“富人税”得以实施,那么他们将因此多缴纳4400万欧元。在这种情况下,罢赛得到了俱乐部的积极响应。有些俱乐部甚至表示,11月底的罢赛只是开始,如果他们的诉求得不到满足,罢赛可能一直延续。

  俱乐部对于罢赛如此坚决的另一原因也许是受到了法国民众“抗税”成功的鼓舞。在俱乐部正在忙于准备罢赛的前一周,法国民众对于奥朗德政府的另外两项增税计划的“抗税”活动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果。

  在法国议会刚刚通过的财政法案中,除了“特别互助贡献”税外,还包含有“环保税”和“储蓄利息增税法案”。在“环保税”中,法国政府将对于那些造成大气污染的能源产品消费提高税率;而在“储蓄利息增税法中”,法国政府不仅将该税种的税率从目前的7%提高至15.5%,还赋予了该税种“追溯权”。对于那些从1997年起签署的住房储蓄、金融交易储蓄等都可根据这一法案对其收益利息进行追溯性缴税。这两项“打击面”更为广泛的增税法案自然也在更大的范围内遭到了抗议。11月2日,在法国南部的农民将拖拉机开上公路,在法国西部地区的市民头戴红帽走上街头后,法国政府做出了将会考虑修改法案的表态。

  在民众激烈的“抗税”情绪中,上台之后表现“中庸”的奥朗德又一次做出了妥协。

  死胡同

  18个月前,在持续的危机中,社会党人奥朗德在法国总统的选举中战胜了萨科齐。在反紧缩的口号下,高举左派大旗的奥朗德不仅成为了法国的总统,也成为了欧洲经济动荡国家的领导者。18个月过去了,当欧洲正在逐步走出低迷时,奥朗德主要政绩“增税”却让他成为了法国历史上支持率最低的总统,在10月底的最新民调中,奥朗德支持率仅剩下26%,几乎丢掉了他当选法国总统时一半的支持者。面对民众的“厌恶”,执意增税的奥朗德有着难言的苦衷。

  在欧洲国家中,法国庞大的政府开支有着悠久的历史。在奥朗德接手之前,法国的公共支出已经占到了全国的GDP的49%,公共债务占到了其国内GDP的80%以上。2009年以来的紧缩政策即使在其他欧洲国家普遍实施,但这并不能适用于习惯了“铺张浪费”的法国,尤其是在社会党重返法国政坛之后。奥朗德的反紧缩措施,和其承诺增加国家和私人雇员的最低工资,并创造60000个公立教师岗位等政策让已经超负荷运转的法国财政更加捉襟见肘。以至于在今年4月,法国公共债务增至历史新高后,法国劳工部部长米歇尔·萨潘甚至表示“法国作为一个国家已经全面破产”。

  削减财政赤字已经成为了法国政府迫在眉睫的任务,然而奥朗德却只能将完成这一任务的着力点放在增加税收这方面。在法国的政治传统理念中,削减公共支出将对每个人造成过度伤害,这导致法国人无法相信削减的公共服务可以由私人部门补充,因此在削减公共开支上,奥朗德以及他的前任萨科齐,甚至再之前的希拉克、密特朗等,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无法在这方面做出根本性的改革。这也让法国失掉了财政改革的时期,当德国总理施罗德通过十年的努力将德国的企业税由当时的51.6%下调至29.8%时,法国却将该税率由28%上调至了65%。高额的企业税让法国经济失去了活力的同时,也让这些企业开始“移民”。构成法国CAC40指数的40家大公司,所有利润的一半来自海外,其中欧莱雅、施耐德、达能等法国知名企业的海外收入甚至达到了总收入的90%。与企业和富翁的“外逃”相对应的是法国失业率的上升和制造业活动的逐年下降。目前法国的失业率是11%,而10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终值为49.1,已经连续12个月低于50。

  面对高失业率和增长乏力,扩大公共开支成为了社会党人的主要政策。在法国现有的劳动力中,四分之一受雇于公共机构或者有政府补贴的机构。法国公有部门几乎占据了所有直接经济活动的三分之二,如果计入间接的经济活动,这一数字更为惊人。据法国统计局预测,到2014年,法国的公共支出占GDP之比将达到57%,超越丹麦,成为世界第一。

  庞大且不断增长的支出正在将法国政府赶入一条死胡同——为了提高经济增长,财政支出不断扩大,法国需要更高的税收来支持,而这些高税收又会持续压榨私营部门的盈利空间,私人部门遭遇挤压之后,溢出效应又会威胁到法国的经济发展。英国首相卡梅伦已经表示为所有希望避税的高收入法国人准备好了“红地毯”。面对邻居敞开的大门,奥朗德应该意识到他该做的不是将这些人赶出法国,而是将他们留下——减少公共开支和降低税收,增加就业,不再增加企业负担,并给予私营部门愈合的机会。

(编辑:智易天下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文章